您的位置: 首页 > 北服时讯 > 万博手机端

字号: A A A

  • 悦读 | 青瓷,一抹青色动人心
  • 2019-11-20
  • 来源: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收藏马未都
  • 作者:整理:北服记者团 初士然
  • 编辑:宋冰滢 曹敬攀
  • 阅读次数:
  •   【编者按】从容于繁华,精致于细节,经典于文化,每一件青瓷都是对历史的传承和创新。愿您在“悦读”中生发新的思考,在追求、发现美的过程中,与时代同频,与美同行。

      期待您的赐稿(来稿请标明“‘悦读’栏目投稿”及作者信息),邮箱:xcb@bift.edu.cn。

     

      青瓷是中国陶瓷中最庞大的家族,历史悠久。商代已有原始青瓷现身,成为瓷器的鼻祖。

     

    北宋汝窑青瓷莲花式碗

     

      在瓷器发展的历史长征中,青瓷从率领队伍,到参与其中,每一个阶段都留下自己坚实的足迹,让后人有迹可寻。

     

    【龙泉窑青釉弦纹三足炉 宋】

     

      我国历代所称的缥瓷、千峰翠色、艾色、翠青、粉青等瓷,都是指这种瓷器。唐代越窑、宋代官窑、汝窑、龙泉窑、耀州窑等,都属于青瓷系统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青色是自然界中最为悦目的颜色,不矫揉造作,不分地域的广泛存在,寒来暑往,年复一年地演绎着生命的顽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古人在观察青色的美丽之余,赋予了青色以生命,让其在陶瓷大戏中担纲主角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青瓷的颜色青如雨后云开的天空,绿如梅子初生,极其诱人。唐代诗人陆龟蒙以“夺得千峰翠色来”赞美青瓷釉色晶莹剔透,那是没人抗拒得了的大自然颜色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青瓷色调的形成,主要是胎釉中含有一定量的氧化铁,在还原焰气氛中焙烧所致。但有些青瓷因含铁不纯,还原气氛不充足,色调便呈现黄色或黄褐色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早期青瓷显然是无奈之举,古人尚不能控制瓷之颜色,但自然界普遍存在的铁元素将原始瓷器不经意的染青。可以想见古人在瓷器烧造中偶得的兴奋,大自然乃造世之主,让青色为瓷器诞生,让古人为青色欢呼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西周至战国,青瓷除成为日用器,还成为丧葬文化中的重要一支。以瓷之造型仿青铜造型比比皆是,无论是礼器,还是乐器;无论是酒器,还是食器,青瓷闪亮登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“自古陶重青品”,深沉、优雅、含蓄是青瓷美学的境界。

     

      这样高的陶瓷美学境界在今天看来仍是不可企及的高度,单用一个色彩作为表现手段,青瓷在古往今来的各色瓷器中无疑是魁首。

     

      每个人是爱美的,是追求精致的,所以在对生活美学的坚持上,我们是认真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每一件青瓷化泥土为永恒,让每一个藏者可用心去感受青瓷的文化精髓,品味青瓷的美学典范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青瓷,散发着青春的气息,洋溢着来自于内部的诱惑。使陶瓷充满了表现力,使表现力充满了张力,使张力充满了诱惑力,使诱惑力变成艺术和市场的魅力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耀州窑器青绿如橄榄;龙泉青瓷意蕴青幽;汝窑瓷的天青、粉青温润古朴,纯净如玉;单是那一抹青色都足以让人沉醉。

     

      而当茶叶遇到青瓷就好比回到大地怀抱,会释放出最原始最本真的味道,其纹理与茶为一体的美学变化,更是赏心悦目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  从容于繁华,精致于细节,经典于文化,每一件青瓷都是对历史的传承和创新。